• 电话咨询

  • 0937-8600802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网站资讯>> 美食特产 >> 详细页面

美食特产

甘肃十大特色面食,等你哦!

美食特产 更新时间2015-9-8 18:18:382310人已关注

甘肃饮食文化底蕴深厚各地方风味自成体系,表现了不同地域的饮食文化价值,孕育着

陇原大地纯朴的民风和厚重的历史,是甘肃人民长期以来,追求传统和创新的结果。然

而,甘肃的一些饮食,却是偶尔为之,植根于大西北,以自己独有的特色,倍让食客垂

涎。甘肃人嗜好酸辣,以面粉食品为主,面食品丰富多彩。其中汤面品种最多,极有地

方特色。

 

兰州两和面

兰州的牛肉面非常出名,因此延伸出来了一种牛肉面和臊子面,活在一起的美食,叫两

和。这种面食,会在你不经意间,在兰州的店面吃得到。这样的掺和的吃饭,也适应了

面食“和”文化的需求,在惬意中,颇有标新立异的例外和融合。

 

 

陇南面茶

陇南面茶,俗称面工水,意思做起来需要工夫和时间的。也是旧时对家庭主妇茶饭针线

水平的体现的内容之一,只有喝过“面工水”才上地干活。陇南山大沟深,气候潮湿,

传统的早餐,用花椒叶、葱皮(葱根)、陇南的大叶茶煮汤,将用油泼过的面粉,搅拌

到茶汤中,加调货(鸡蛋、洋芋肉丁、豆腐丁、麻花丁),一碗香喷喷的面茶就呈现在

案几之上,从饮食的礼仪上,头道面茶先由家族中的长辈先喝,配以烤黄的馍馍就餐。

 

 

 

天水呱呱

天水呱呱品种繁多,以原料区分最为普遍的有荞麦呱呱和粉面呱呱等。其中最受人们欢

迎的是荞麦呱呱。陇南盛产的荞麦粉成“荞珍子”,入水浸泡、加工,取其淀粉,将淀

粉加水入锅,用小火烧煮,直到锅内形成厚厚一层色泽黄亮的呱时,方可取出装入盆内

加盖,经过回性,即可食用或上市。天水呱呱的吃法也比较独特,先将呱呱撕成小片,

再配上辣子油、芝麻酱、酱油、食盐、醋、蒜泥等调料即可。如果说西北人喜食辣,那

么天水呱呱可是典型的辣味小吃。若初食者,面对满碗流红的呱呱,定会咋舌、冒汗。

无论春夏秋冬,当地人尤喜以呱呱为早点,一些男女几乎“不可一日无此君”。

 

 

 

豆水米汤

如同豆浆,但并非做豆腐的副产品,而是专门做的,将黄豆或绿豆用石磨磨成粉,在熬

米汤的过程中撒入搅均即成。烧豆水,下的是黄米,不下小米,嫌小米米粒渣(庆阳话

,即米硬的意思),不好喝。豆水米汤放凉后,送往地头,供正在劳作的农夫饮用。特

别是收割小麦时,当割完一趟麦,蹲在地头喝一碗妻子送来的凉豆水,那种甜如琼浆、

凉人心脾的感受难以言表。豆水米汤,既有豆浆的清香,又有米粥的味道,配以蒸馍和

臊子、青椒末、咸菜丁,一道传统的早餐,成为陇东人的最爱。

 

 

牛肉小饭

张掖小饭因其面块小、肉片小、豆腐小、菜丁小,以小料做成。以选料考究,加工精细

,烹制独特,用料搭配适宜,料色分明,色香味美而远近闻名。小饭所用辅料为当地产

红豆(即云豆),粉皮和牛肉(羊肉、猪肉亦可)。红豆煮熟后下入面块,待面块熟透

后将煮熟的肉块和粉皮一起绘入锅内,调好味后即可食用。最上面撒点香菜、葱花。汤

鲜亮,肉嫩香,小小的面丁爽滑适口,受到人们倍加赞誉。

 

 

 

酒泉糊锅

酒泉最具代表性的小吃应该就算“糊锅”了,尤其是老酒泉人最爱吃,卖糊锅的店主在

店门口架上一口大锅,汤料用鸡汤,投入蚕豆粉汁,成糊状,再加蚕豆粉制成的粉块、

粉条、以及鸡丝、肉片,再把炸好的大麻花掰成麻花瓣,放入配好的汤中即成,其味鲜

香,突出姜与胡椒的辣味。糊锅不是为人人分开而做的,是大锅里的精品,到处是家的

情结,处处有家的温暖。他味中而适口。,没有冲人头脑的激烈,也没有嚼之无味的平

淡,而是能让你有大快朵颐的满足感,有腹实心足的幸福感,油然而生衣食无忧的快慰

感。它不羡大雅,心系一隅,乐民安邦,其胸怀实乃性中极致。

 

 

 

武威肉坨面

将煮熟的卤肉三到四片,垫在碗底,捞出手擀面,浇上臊子汤。使吃客感到“撒后撒后

、碗底有肉”的期待,彰显美食的文化。

 

 

敦煌黄面

敦煌黄面细如龙须,长如金线,柔韧耐拉,调汤或加菜食用,香味溢口。制作黄面的工

艺极其讲究,操作也非常不易。一块淡黄色的面团,时而抻拉成长条状,时而转拧成麻

花状,象变戏法一样,将一团足有七、八斤重的面团拉成一把细粉丝样的面条。下锅煮

熟的黄面丝色黄晶亮,可乘热拌菜食之。吃起来开胃去腻,清热解烦,令您食欲大增。

莫高窟宋朝壁画上就有制作黄面的生动场景,可见其历史悠久。

 

 

 

黄酒泡馍

陇东人家喜欢装黄酒(庆阳人称酿造黄酒为装黄酒)。《庆阳县志》载:“十一月,冬

至节,祀先。汲水冻冰,做春分酒。”又载:“十二月初八,是日取水酿酒,名曰腊酒

。”无论是“春分酒”还是“腊酒”,都是黄酒。黄酒一般在冬天装,尤以春节前最为

普遍,几乎家家都装。黄酒泡馍,是农耕文明中期的理想化符号,相传闯王李自成在联

络部众之时,常常以黄酒泡馍招待,当年的黄酒,在青黄不接的三四月份,能泡上白面

馍,那是多么阔气的一件事情。